当前位置:首页 > 风险管理 > 案例共享 > 中企“走出去”何以频遭歧视性风险

案例共享

中企“走出去”何以频遭歧视性风险

来源:www.korunni62.comCNBM发布时间:2012/11/5 10:56:24

        在全球经济疲弱的大背景下,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努力正遭遇越来越多的来自投资保护的阻力。

  日前,华为和中兴通讯的美国市场开拓就遭遇了来自该国政府层面的封杀。

  108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的关于华为与中兴通讯的一份调查报告称,美国应继续用审视怀疑的眼光对待渗透到美国通信市场的中国电信公司;美国情报界必须保持警觉,并针对这种威胁积极寻求解决方法;美国政府系统,特别是敏感的系统,不应该使用华为或中兴通讯的设备,包括零部件。此报告在相当程度上阻断了华为、中兴在美国市场的并购等商业合作的可能性。而在不久前,美方已经决定禁止华为参与美国的全国应急通信网络建设。

  联系近年来中石油、中铝海外并购屡屡受阻,中海油并购优尼科公司、华为并购三叶公司等并购案以失败告终,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阻力越来越大。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以来,中企海外并购下滑明显,尤其三季度披露金额共计18.63亿美元,同比下降57.9%,环比下降高达74.4%,降至自2011年以来的最低点。其中,中国企业在高科技领域、能源和资源领域的海外投资受阻最多。

  从属于高新技术企业的华为和中兴投资美国受阻的案例来看,一个国家的公共网络建设资源是各国的核心资源,当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认为国外产业和企业对本国战略产业造成巨大威胁时,就会采取各种办法进行反击和制裁。另外,因通讯技术领域一向由发达国家的公司所引领,一个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有力竞争对手的出现,往往易遭致原有技术把持者的强烈反对。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华为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思科系统公司曾于20119月在业界散发文件,指责华为公司同中国政府关系密切,鼓动美企不要与华为合作。

  在能源资源领域,西方国家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中国企业开拓海外能源市场的举动并不鲜见,中企在资源能源领域的海外并购所面临的政治与法律风险日益凸显。埃森哲矿业全球总裁蕾切尔·巴特斯曾指出,当前资源民族主义的势力在抬头,尤其是美国,目前想到美国收购资源相关项目是非常困难的。“在煤炭等美国的资源市场中,来自私营领域的外来企业存在收购成功的可能,但如果(中国)国企要去收购,会面临很大的政治压力。”

  中国企业“走出去”在遭遇并购“买难”的同时,企业产品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亦遭遇着“卖难”困扰。

  最近中信泰富澳矿开工6年、耗资百亿美元颗粒无收的消息,再一次刺激了投资海外矿业的中企神经。由于缺乏对经济周期的正确预判,中企海外并购的高位接盘为投资项目的运营带来了极大的风险。在2008年和2011年,有大批中国企业投身海外矿业的淘金浪潮。当时的铁矿石价格近200美元/吨,以此为基价,矿业投资的投入金额也相应处于历史高位。但在目前市场价格走低的情况下,即使开采出矿石,市场价格远低于投资的综合成本价。这样罔顾经济周期的投资,如果停止投入和开采就意味着前期投资打水漂;如果要硬着头皮坚持开采,成本传导将使下游关联企业承受远高于市场的矿产价格,整个行业将难逃亏损局面。

  此外,在投资地相关基础设施配套不足的问题,也成为我国企业“走出去”进行资源并购成功后难以变现的重要障碍。一家央企欲到非洲购买铁矿,但实地考察后才了解到这个项目一直没有开采,因为缺乏周边的铁路和码头等配套设施,矿产品根本运不出非洲。

  在高科技领域,卖难的情况更为明显。近期,已经出现其他发达国家群起效仿美国做法的趋势,以阻扰华为并购或者禁止购买华为和中兴的通讯设备应用于本国的网络建设。据报道,英国议会情报和安全监督委员会正在对华为和英国电信集团的合作进行调查;华为与加拿大的合作也可能受到波及;澳大利亚前不久刚禁止了华为参与构建政府380亿美元的全国宽带网络项目……

  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师朱毅捷分析指出,“国外阻挠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我国企业“走出去”的热情,但由于我国对资源能源旺盛而长期的需求和制造业产业的过剩”,我国企业“走出去”的需求今后仍将着重于两个方面:一是在资源能源领域;二是我国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所需国外的技术、品牌和渠道领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